首页 古代余额宝红包15.8怎么用 古典架空 春花秋月夏蝉鸣

第二十一章 姚望槐被罚

春花秋月夏蝉鸣 墨色晕染画卷 2400 2018-12-29 19:49:22

姚望槐跟着大哥回了城中他们居住的宅院中,这里不过姚望珒因为来此地有事临时盘下的一个宅子,一应事物都没置办的太过齐全,院子里也是空荡荡的一片。

姚望珒吩咐人带着他下去洗漱换衣,让其完事之后便到书房见他,说完便往书房去了。

姚望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跟旁边的卯说道:"卯,你说我大哥为什么总是这么凶巴巴的,难怪娶不到嫂子,哼。""

卯忍者笑意说道:"小少爷,咱们主子可不是因为凶巴巴才娶不上媳妇的,京城那看得上主子的不知都要排到九霄云外去了,您可别小看主子的魅力。""

姚望槐一脸怀疑的看着卯"是吗?那怎么没有媒人上门说亲。""

"这个事嘛,小公子你现在还小不明白,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哼,就会拿这个搪塞我。"说完气哼哼的进了房间。

收拾完毕之后,穿上了他的锦衣华服,这才有了京城姚家世族公子的模样。

进了书房就看见自家大哥的那张面瘫脸,姚望槐实在有点想打退堂鼓,但是还没等到他退出踏进了门槛的脚步,他家大哥就已经出声了"进来""

姚望槐这回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大哥肯定会罚他,想起平时看着大哥罚护卫时的样子,姚望槐不由打了个冷颤。

"过来。"坐在上首的姚望珒面无表情的说道。

姚望槐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喊了声:"大哥。"偷眼瞄着他大哥,见着他大哥抬眼看他,赶忙将头低了下去。

"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乱跑,害得大家担心。"姚望槐低着头说道。

"既知道错了,那便领罚吧,既然是因为乱跑而被抓,那么此次便罚你闭门思过。明日我们便启程回去,此次回家之后你便在家闭门思过,三个月不准出门。""

姚望槐听说三个月不准出门,还想讨价还价,但是看着大哥一脸威严冷然的样子,便知没可能了,遂咽下心里还想辩驳的话,弱弱的应了声"好"。

"你回房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我们便启程。""

"嗯,知道了。"姚望槐答完便出了厅堂。

姚望珒等着弟弟出去之后,再转头看着寅,等着他的回话。

"主子您料的不错,确实是天阴阁中人,属下赶到时,他们正要出城,将要被押送出城的童子童女有二十人,想必这只是其中一批,只是属下无能只抓住了那田佑及一众小喽啰,其余那天字辈三人却是让其逃跑了,请主子责罚。""

"无事,这次跑了,下次自然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姚望珒端着手边的茶问道。

看着面带迟疑的属下,姚望珒蹙了蹙眉,"有话便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

"小少爷似乎在那些童子里交了个朋友,那女孩是余书扬余公子的妹妹,听小公子说,当时大家都服用了那迷药,只有那小姑娘悄悄的将迷药吐了出来,还有藏在窗户后面的荷包,这样的举动可不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该有的。"寅说道。

"是吗?这件事先不用管,我自有主张,那个被抓的田佑今晚便将其审了,明天早上一起带回省城。今天晚上你与子一起看着他,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是"寅抱拳答完便出去了。

再说回余小小。

余小小被自家大哥抱着哭了一会,姚望槐跟她告别时还有些不能止住的样子,但是眼见着大家都走了,而且想起自己一个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五岁的人居然被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抱着,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挣扎着让大哥放自己下来。

余书扬将余小小放下来,但是没有放开她,不放心的牵着她的手。

先前那些拐子已经被官府的人抓了,那些还没人过来认领的孩子也叫官府带了回去,城门口也恢复了正常。

这会时间刚过午时,远远地还能听到赛龙舟热闹的叫喊声。

余小小父亲被人通知说找到小小了,也立马赶了过来,见着自家小闺女柔柔弱弱的站在那里,抽抽噎噎的还有些眼泪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忙跑过去跪在地上一把将自家闺女抱了起来。

余小小原本对这个便宜爹抱的太紧觉得有些难受的,可是不一会感觉到脖子里似有水流进去,余小小内心也有些难受,也不再忍心将他推开。

抱了抱自家父亲,安慰道:"爹爹,女儿没事,他们抓了我们没一会就有人把我们救了,爹爹不用担心了。""

余诗群紧了紧胳膊,只觉这个闺女怎么这么命苦。自家好不容易得个香香软软的小闺女,捧着手心长到如今,小时一直便跟个闷葫芦似的不爱说话,到现在,前段时间不知为何昏睡不醒,今儿又被人掳了去,实在是有些命运多舛,心里真是如针扎般的疼。

"爹爹,疼。"被勒的实在有些难受,余小小无奈提醒道。

"小小,哪里疼,告诉爹爹。"一听闺女喊疼,余诗群赶忙松开胳膊摸摸余小小,生怕她有个什么问题。

"没事,就是您刚刚勒的我有点疼,没关系了,不疼了。爹爹,咱们回家吧,娘他们肯定急坏了吧。""

"好,好,回去,这就回去,咱再也不出来了,这城里真不是什么好地方,下次再也不来了。"余诗群摸了摸自家闺女的头发说道。

余小小听着自家爹的话有点啥样,听这意思,以后都不能上县里来了。这还了得,难道让自己一辈子在家呆着吗?

"爹,没事了,那些坏人已经让官府的人给抓了,不会有危险了。"余小小想为自己争取一下以后可以出门的机会。

"小小,咱们还是别来了,每次来都没什么好事,你看上回来,是带你上医馆,这回又是你被抓,小小,听话,咱不来了。"余小小爹苦口婆心的劝道。

"爹,上次是因为撞到头了才来的医馆,况且不是一来医馆就治好了吗。而且这次是因为坏人趁着人多才好动手把我给抓了,下次咱们等人少来来不久行了吗?"余小小努力的抗争着。

"小小,你听爹的话,咱不再来这个地方了,万一你要再出点什么事,你爹我跟你娘真的受不住。"余诗群一脸认真的看着余小小说道。

余小小看着严肃认真的爹爹,知道他是铁了心不想让她再来镇上了,遂闭上了嘴,想着以后再说吧,总会有机会的。

余书扬看着自家妹妹遂好似答应了的样子,但那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知道必是心里有其他想法。

不知为何,余书扬总觉得妹妹自从上次醒过来之后似乎是开朗了一些,眼睛也不似以前一般虽然亮晶晶的但是没什么神采。现在似乎总能不经意间看见她似星辰一般的眼睛,蕴藏着多种情绪在里面。

"爹,您带着小妹去咱家牛车那把,我去看看书帛在哪里,等会咱一块回去吧。"余书扬对着自家爹说道。

"好,你去吧,我在这看着小小。书帛应该还在那江边附近,你顺便也看看你四叔在不在,在的话叫他也一起回家。""

"好""

余书扬说完就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