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他不是男神

3.1怦然心动(一)

他不是男神 安少林 2162 2018-12-29 19:59:18

曾经看过一部名为《怦然心动》的电影,讲的是一个小姑娘对邻居家花美男望之、盼之,图之的故事。所以一听到这个词,让李一鸣总疑心,发出该动作的主体是个女的,最好得是婴儿肥的脸,不是女人也得是女性(两者区别之前探讨过),所以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柳怀玉一本正经,只见得宋侠皱眉思索。

"怦然心动?"听到这四个字后,宋侠带着特殊疑问的语气跟着重复了一遍,随即陷入了深思,仿佛翻回到自己形单影只短短数十载的历史中,拿这四个字和某个形象在认真配对。脸上的表情卡在了皱眉疑虑这么一个档口上,活像一台内存过载的机器。

李一鸣刚好瞧见了,生怕他的头会因超载而爆炸。

"哎,大侠,没事儿,别想了。"提起该话题的柳怀玉偷偷拍拍大侠的肩膀,大侠还是没反应,于是柳怀玉轻声呼唤李一鸣,"哎,班长,咱拔电源呀,你知道他开关在哪儿呢吗?""

李一鸣笑了,不易察觉地。

好像是被李一鸣没看见的笑牵动一样,宋侠从"历史泱泱长河"中一个猛子扑上现实的堤岸,还一不小心呛了口水。咳咳不停的大侠对两个神色肃穆立正站好的同胞回复道,"确认完毕,没有类似体验。还有,我不充电,充会员倒是可以…""

"那你还用得上这么久?"李一鸣不可置信地挖苦,潜台词是弱智儿童还掺合什么情感体验,关心关心棒棒糖涨价没涨价得了?只听得从大侠口中悠悠地飘出后半句话,气的李一鸣像是活见了自己没出息的傻儿子,,

"不过,心向往之。""

李一鸣继续不易察觉地狠狠白了他一眼,四舍五入的话,等于看不出任何表情波澜。

说不上为什么,自从上次李一鸣会错了宋侠的意后,李一鸣对大侠就憋着一股肉眼可见的火气,苦于没有正当原因不能发泄出来,所以这两天以来变本加厉地找机会、制造机会毫不留情地嘲讽、挖苦、奚落和反驳宋侠的言与行。情况严重到了,让柳怀玉这个凡事都不往心上记挂的闲人,总疑心两个人可能会打上一架。

后来是宋侠打消了柳怀玉的疑虑。私下,宋侠跟柳怀玉介绍说,自己小姨家的小妹妹跟人要糖得不到时候的表现,跟他们班长简直一模一样,简而概之就是"作,找不痛快!"宋侠当时就表示,不会跟她或者他一般见识,毕竟是当哥哥的。

"那他跟你要什么了?"柳怀玉追问。

"也没有呀,你也帮我想想昂。"大侠自己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拂了他的意呢??

"那他作什么?""

两人到底还是没能思考出班长的心思,最终得出了一致意见,可能刚好赶上了李一鸣同学一个月的那几天??

眼下,宋侠和柳怀玉相视一笑,暗通曲款,意义不言而喻。

"站直喽!你歪什么脑袋,冒充方向盘呢!"小个子教官又开始骂人,"还有你,自己训练不下功夫不说,还拐带着我们班长跟你在站军姿的时候说话!"他停在大侠跟前,差点就点住了宋侠的鼻子。

宋侠叫苦不迭,明明是柳怀玉先开的头呀。

他丫的莫名其妙地问,"你知道怦然心动什么感觉吗?""

教官跺着四方步走了,赶到队伍另一头接着训猴去了。

今天有两个人请假,一个是安宁,直接导致了站军姿时没了目标,柳怀玉升级成了一个"缺电"关机前的癫狂状态,话多不说,还跟春天的猫似的,就差上蹿下跳了。另一个请假的是庞自,导致的直接结果是站军姿时身后的小伙伴没了阴凉。

庞自发烧了,官方请假的理由是,军训中暑发烧,也确实,体温三十九度八,在校医室挂着吊瓶。但其实,他体温飙高的真实原因跟军训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庞自其实是给吓着了,让那个跳楼的女鬼。

所有认识庞自的人,觉出他除了胖以外的第二特征其实是有点儿神叨叨,是在中文系陈教授跳楼的消息传开之后,基本也就是跳楼这个动作完成后的十五分钟左右。收到三号楼有人跳楼的消息时,庞自在食堂,一路小跑就赶到了三号楼前,正赶上鲜血淋漓的人被抬上救护车,脸上乌七八糟辨不清楚,可是身形上下也是个男的,所以胖子先是一愣,随即自问,"不是个女的吗?"搞的周围围观的群众有点儿莫名其妙。中文系的陈教授谁不知道?仪表堂堂,风度儒雅,彬彬有礼,什么女的??

然后,庞自开始神棍上身一般,念叨叨着"闹鬼了!冤魂索命了""

跳楼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十五分钟,来办案调查的警察叔叔还没离开学校,就连救护车的报警声还没消弭于耳,学校里已经广泛地流传起了众多不同版本的"撞鬼"、"冤魂"索命的故事,其唯一相同点即是"有板有眼,绘声绘色,明显夸大其词且绝无雷同。""

很多时候,单纯就传递消息这一功能来讲,哪怕是与石头相比,人都显得极为不称职。由此可见,人的主观意识除了给沟通造成障碍以外,在此方面真的意义不大,甚至于,无胜于了。

庞自是昨晚上被李一鸣和宋侠合力给抬到了校医室,因为柳怀玉不乐意"半夜起床搬一堆肥肉,他就发烧,烧完就好了,没事儿!""

其实,庞自如果真的只是发烧,李一鸣也不会张罗送他去校医室,可是他不光发烧,还迷迷糊糊地又喊又叫!同宿舍的其余八个人和隔壁宿舍的兄弟们不堪其扰,一致决定把他送走。倒霉的李一鸣和宋侠抽到了最短签儿,不得已当起了胖子的人形担架。

月黑风高,两个男人外加一个迷迷糊糊的胖子,尤其路过三号楼时,连后知后觉的大侠都立马觉出了气氛的诡异与惊悚。

"你害怕吗?"宋侠抻着住胖子的胳膊,走在左侧。

"怕什么?"李一鸣托着胖子的腿,走在右侧。两个人就像是在搬一个麻袋。

胖子的沉重身躯成"一"字和马路走向保持垂直。

三号楼周围空空如也,真正意义上的连鬼也见不着。整栋三号楼,除了那间五楼的窗户,其他房间无一例外地都亮着灯。楼下好大一块地方被圈住,李一鸣尽量不往案发现场探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