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余额宝红包15.8怎么用 异世大陆 萦月渺渺陌上开

鸿蒙涅盘咒

萦月渺渺陌上开 仙曲流殇 3923 2018-12-29 19:53:31

上开鸿蒙涅昔门,帝琴九转迎生魂,,

前因后果诸般孽,生死宿命解缘尘,,

鸿蒙祥光普受度,死唤生魂归己身,,

禀文诸天神魔气,禀文幽冥生死门,,

生者速归生身处,逝者速往轮回门.......

灰暗的山洞内,一名白衣女子盘膝做着,口中喃喃念着古老的咒语,随着口中咒语的节奏,手指在琴弦上飞快的滑动着,面前的玉台上一抹雪色光点,时而虚无黯淡,时而光华璀璨。

不知过了多久,玉台上的雪色光芒中一抹蓝光一闪而逝,忽明忽暗间,隐约可见雪色光芒中躺着一名恍若熟睡般的少女。

梦境中

"住手,母妃下令不得伤害无辜,只需将其擒拿即可,堂堂殿前大将竟然在此处对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童下如此杀手,你可知道违抗军令该当何罪吗?""

荒地上一个小男孩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一名金甲将领手持金剑正欲向小男孩刺去,幸得一个小女孩以一缕雪绫拉住金甲将领手中金剑,否则小男孩怕是魂归天外了。

"启禀雪妍公主,此子可不是一般的小童,此子乃是鬼族少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此子不除他日必生祸端,烦请公主三思啊!"金甲将领跪于荒地说道。

"本宫不管他是什么人,只知道现在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身受重伤性命垂危的小童,你如此击杀于他就是枉造杀孽。"说完小女孩雪袖一挥卷起男孩消失在荒地之上。

"公主......"金甲将领想要阻止却已是来不及了。

山洞中小男孩依旧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小女孩手持丹药扶起小男孩喂于小男孩口中,然后将小男孩放下。

雪袖在小男孩身上舞动着,慢慢的小男孩的眼角微微动了动睁开了双眼,小男孩机警的坐了起来问道

"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问题真多,本宫救了你,你倒好,谢谢都不说一声,反倒质问起本宫来了,早知道就不救你了。"小女孩嘟着嘴巴气呼呼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嘛,你不要生气,我这就谢谢你好不好!"小男孩急忙说道。

"呵呵,吓你的,人家才不会这么小气呢!你刚才服了我的"雪灵丹",注意休息应该很快就会康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本宫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夜君陌,你叫什么名字?总不会是叫本宫吧?"小男孩缓缓由刚才的戒备中退出,恢复了本来的天真,反问道

"夜君陌,名字挺好听的,不过叫起来不够亲切。嗯,本宫就叫你陌陌吧!本宫玄雪萦,陌陌可以叫我雪儿,母妃就是这么叫本宫的,本宫带你出来半天了也该回去了。"女孩俏皮的回答道

"带我出来?你要带我去哪?"夜君陌问道

"本宫乃是天界雪妍公主,刚才是看见殿前大将要杀你才出手阻止的。现在你伤势已经痊愈,本宫必须将你带回去了,要不你可能又会被发现的。跟本宫回去虽然会被母妃封印,但至少性命无忧啊!""

"你是天界公主?那你应该知道我是鬼族少主,你为何救我?"一听玄雪萦是天界之人,夜君陌马上脸色一变冷冷地问道

"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而且母妃曾经下令,不得多造杀孽只需擒拿即可,所以本宫就阻止咯!陌陌你不用怕的,母妃是好人不会害你的。"玄雪萦一脸迷茫的回答道

"好人?哼,你母亲若是好人又怎会毁我家园杀我族人呢?反正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也不用假好心了,杀了我吧!"夜君陌一脸视死如归的说道

"你......你......你,人家好心救你,你竟然侮辱母妃,哼!母妃并没有杀你族人,是你们九幽一脉滥杀无辜、危害苍生,母妃才要将你们封印的。"玄雪萦气呼呼的急说道

"要杀便杀,你说什么也没有用。我是不会受你们屈辱的。"夜君陌不理玄雪萦的解释,小下巴微微扬起,固执的说道

"本宫说了,母妃没有要杀你们,所以本宫也不会杀你的,本宫这就带你回去。""

玄雪萦说着出手便要擒拿夜君陌,夜君陌见状自知不是玄雪萦对手便从腰间拿出匕首想要自尽。

说时迟那时快,玄雪萦手中雪绫一挥卷走了夜君陌的匕首说道

"堂堂男子汉竟然要自尽,丢脸的要命,不过你倒挺有意思的,动不动就觉得别人要害你。蝼蚁尚且偷生,可是现在却要一心求死,既然不怕死那就跟本宫回去吧。如果到时候你还是一心求死,那本宫手中这枚"雪影丹"可以让你瞬间毙命。""

说罢将手中丹药递给夜君陌,在夜君陌不察之时将一串有着雪色光芒的银铃系在了夜君陌手腕上,然后雪绫飞舞,卷起一旁的夜君陌,身影一闪消失在山洞之中。

静汐宫内雪静妍以镇魂印封印着九幽一脉。夜君陌被玄雪萦交给了雪静妍。

在被封印的那一刻,夜君陌吞下了"雪影丹"一时间夜君陌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窖失去了知觉。

静汐宫外,玄雪萦默默的在心里说了声:"陌陌再见了,希望"雪影丹"和"雪影铃"可以保你在封印中,不再被人欺负。""

山洞中,雪色光芒忽然爆发,将整个山洞照的犹如白昼。

雪芒过后,玉台上的少女缓缓转醒,身畔白衣女子急忙跑了过去说道"公主,你终于醒了,落雪都快担心死了!""

"落雪,你怎么会在这里,适才是你开启了母妃的鸿蒙涅盘咒?"玉台上的云初雪,应该说是玄雪萦疑惑问道

"禀公主,奴婢下界寻您已有数年了,一直未有音讯,若非此次公主于人间的肉身重伤虚弱,雪魂铃也不会自行护主而出,被奴婢召唤而回,现在您的身体还很虚弱,是否立即回返天界修养?待恢复后,再行下界寻访混沌珠?""

落雪问道,玄雪萦刚想说什么,便被忽然到来的人打断了。

"你是何人?因何闯入此地?"山洞外落雪早已布下重重法阵,此人却可无声无息的闯入。

落雪边紧张的说着,边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样子。

"呵,我想怎么样?当然是来寻当日将我擒住,更欺骗我万年之久的雪妍公主咯。一万年了我等这一刻已经足足等了一万年了。"白衣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说道

"夜君陌,当年是本宫将你送到母妃手中的,也是本宫用雪影丹骗你的,与落雪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放了落雪,本宫任你处置。"玄雪萦站了起来将落雪护在了身后。

"公主,奴婢贱命一条若不是公主,奴婢早已死了,现在是奴婢报答您的时候了,夜君陌你要杀就杀我吧,放了我家公主。"落雪由玄雪凝身后走了出来视死如归的说道

"好一场主仆情深的大戏,风水轮流转万年之前,同样是在山洞之中我技不如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万年后的今天,角色对调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你们不用争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夜君陌邪魅一笑,身影一闪制住了落雪。

"夜君陌你不是人,放了落雪,她是无辜的。"玄雪萦急叫到,此刻的她,魂魄刚刚与肉身融合,身体状态还是极为虚弱的。根本无力于夜君陌手中救下落雪。

"我当然不是人了,高高在上的雪妍公主,果然贵人多忘事,忘了我可是鬼族少主,岂会是哪低贱的人类?"夜君陌边说边将身体凑向玄雪萦

"你......你......你想怎么样"玄雪萦一反以往的冷静结巴的说道

"我想......"夜君陌用暧昧的声音说着,身体更加的栖进玄雪萦身边

"夜君陌,士可杀不可辱"玄雪萦边说边运转体内残留不多的真气想要自尽。

突然夜君陌扣住了玄雪萦的手腕,用力一拉抱起了玄雪萦,口中念叨着

"我想死你了雪儿,你怎么可以让我等了你这么久后一见面就想自尽呢?""

"你不是来杀我的?"玄雪凝一脸狐疑的问道

"雪儿笨死了,当初若不是你用雪影丹封我灵台,在我被封印之时引动雪影铃,让我在被封印的恶劣环境下,灵台不受毁损,修炼速度不退反增,又何来今天的我?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杀你呢?"夜君陌解释道

"那刚才你又......"玄雪萦被这一系列的情况,搞得有点懵了

"谁叫你当年骗我的,所以我就耍耍你咯。还有啊!雪儿你别老是夜君陌夜君陌的叫人家,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都叫人家陌陌的。""

夜君陌笑嘻嘻的边说便往玄雪萦身上蹭,这哪还有一点鬼族少主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只邀宠的宠物嘛

"好,好,好!陌陌行了吧!那陌陌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呢?"玄雪萦随口问道

"那就要感谢你那枚珠钗咯。你竟然真把我送你的珠钗随身携带。你危机之时蓝冥珠会护住你的心脉,并发出求救讯息,除非遇到强敌。当然就算是遇到强敌了,蓝冥珠还是可以护你一时的,而我亦不会离你太远,我会很快出现来解救你的。你出事之后,我便立刻赶去了,追寻着蓝冥珠的气息,我便寻到了这里。"夜君陌解释道

"原来如此!对了,你快解开落雪吧,你吓坏她了"玄雪萦和夜君陌光顾着叙旧,一时激动差点把旁边的落雪给忘了。

夜君陌随手一挥解开了落雪身上的桎梏,又说道

"雪儿,你要担心这墨凌羽,据传闻妖族公主魅姬已帅部族归顺魔族,这柳烟雨八成就是这魅姬所化。玉临风这没脑子的玩意儿,居然被魅姬迷惑。敌我不分刺杀于你,还好雪儿你因祸得福唤回真身,要不岂不是一命呜呼了。""

"是啊,公主这龙族就知道闯祸,老是害的公主你性命垂危,在天界是这样,在人界还是这样。"落雪也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玄雪萦看两人愤愤不平的样子,出言劝道

"雪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欺负,好在天理循环,恶有恶报玉临风这样伤害你,引发天下公愤,现在三国出兵讨伐羯玉国。听说要羯玉国交出玉临风公审他的罪行呢!看来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夜君陌一脸痛快的说道

"什么?公审玉临风!我要去救她"玄雪萦一时心急竟然连称呼也由本宫说成了我

"我反对""

"奴婢,反对"夜君陌与落雪同时叫到

"雪儿,玉临风如此待你,你竟然还要冒险救他?这根本就是魔族与妖族的奸计,你现在刚刚唤回真身,身体还是极其虚弱,只要你一现身,必然会身处险境的。难道雪儿对玉临风仍未死心?"夜君陌语带醋意的说道

"就是,就是,公主您不能去啊!"落雪也是劝解到

"刀山火海,本宫也要闯,深爱玉临风的云初雪已死,本宫现在是玄雪萦,本宫救他,只因他是龙族后裔,他若在魔族阴谋下被处死,那么他的真身必然无法如我这般得以恢复,只怕魔族会将他的灵魄诛灭。更何况他灵智未开,这一剑乃是无心之失。万年前,老龙王战死,龙族不可就此断了生息。"玄雪萦正色道,,

"既然你如此坚决,我也不拦你,只是我的身份尴尬,不便露面只能暗中保护你,可是近距离的伤害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夜君陌担心的说着

"嗯,我自会多加小心的,那现在就启程吧!"玄雪萦轻声答道,语毕光华一闪,三人便消失在了山洞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